热门小说齐毓沈濯小说阅读

来源:longzhu   作者:黎黎   时间:2023-11-17 06:47:13

最近有很多书友在追一本叫《玄学大佬下山后,飒爆全京城》的小说,小说是黎黎倾心创作的一本言情风格的小说,情节引人入胜,值得非常推荐。
第10章“放过你?”齐毓看了眼一旁伤痕累累只剩下一口气儿的......

第10章

“放过你?”

齐毓看了眼一旁伤痕累累只剩下一口气儿的蝉衣,嗓音清冷,“那谁来放过蝉衣?!”

说罢,齐毓直接拖着苏嬷嬷去了池子边,将人一脚狠狠踹了下去,顿时水花四溅。

“苏嬷嬷!”

两个家丁被吓得不轻,眼看就要出人命了,手忙脚乱地跑去池子边捞人。

等苏嬷嬷被捞上来时,已是浑身湿透,不停地颤抖着身子,一边惊魂未定地往院子外跑,一边不甘心地开口道,“你欺人太甚,夫人不会放过你的!”

说完这句话,苏嬷嬷仿佛是生怕齐毓又动手,一瘸一拐地跑走,背影仓惶。

齐毓扯唇一笑,走至蝉衣和小丫鬟身边伸出了手。

蝉衣拼着一口气抬头,再看到自家小姐的一瞬间,眼眶变得通红。

她声音沙哑,“小姐,你回来了。”

齐毓握住蝉衣的手,点点头,“回来了,以后不会有人再欺负你们了。”

苏姨娘那母女二人,她迟早会让她们付出代价。

说话间,几人周身突然冷意横生。

齐毓眸子眯起,目光落到旁边不安分的玉娃娃身上。

玉娃娃刚冲破些许禁制,很快就变得鬼气森森,连露出的眼白都比一开始更大了不少,看着颇为诡异。

它似乎知道自己不敌齐毓,故而冲破禁制的第一反应就是想逃离齐毓这个怪物。

齐毓眉梢轻挑,“想跑?没那么容易!”

这玉娃娃道行不浅,更何况还连着三哥的八字,无论如何齐毓也不能放走。

她动作利落地从袖中摸出一张符纸,对着指尖轻轻一划,淡淡的血腥味弥散而出,继而隔空画出一道符文,“去!”

符纸宛如有了生命,疾风般冲向玉娃娃,将其鬼影直接打了回去。

蝉衣半张着嘴,“小姐,你没事吧?”

齐毓将玉娃娃塞至一边,摆了摆手,“这么个玉娃娃还伤不了你家小姐,倒是你身上的伤......”

蝉衣忙垂下头来,下意识的将衣裳裹紧,“不碍事的,等过段时间自己就好了。”

闻言,一旁小丫鬟春落忍不住开口,“什么过段时间自己就好了,浑身上下旧伤叠新伤,你还真以为自己有九条命啊。”

“春落!”

蝉衣抬高了声音,似是想阻止春落继续说下去。

齐毓淡淡开口,“继续说。”

春落性子直,一向看不惯蝉衣忍气吞声的模样,直接把这三年来毓水阁的事情里里外外说了一遍。

“您走丢后没多久,夫人就寻着各种由头把我们毓水阁里的下人都打发走了,那些不愿意走的,像我和蝉衣姐姐这样的,她们便想尽办法克扣吃食,动辄打骂,压根就没想给毓水阁中的人留活路。”

齐毓默不作声地听完,眉眼间似聚了九天寒冰,冷得不可思议。

她抬手掀开了蝉衣的衣袖,密密麻麻的伤口显露出来,甚至有些伤口已经化脓,正散发着淡淡的腥臭味。

蝉衣将脑袋压得极低,“小姐,别看了,你能回来就已经是最好的了。”

她一度以为,自家小姐是真的回不来了,万幸。

齐毓红唇抿成一线,转头就要去找苏红锦算账。

蝉衣心中一惊,忙伸手扯住齐毓衣袖,“小姐,你要去哪儿?”

齐毓冷着脸,从嘴里蹦出算账两个字后,便欲挣开蝉衣的手。

蝉衣生怕齐毓惹到苏红锦,忙哎哟一声,一副吃痛模样。

果然,齐毓的脚步一顿。

最终,她还是叹了一口气,转头坐回了蝉衣身边,“罢了,要算的账多的是,也不差这一时半刻,我先给你上药。”

蝉衣心头微松,安分的伸出胳膊去。

齐毓微偏着头,指尖沾着药粉,小心翼翼地帮蝉衣上药,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将人弄疼。

蝉衣自己对此却是不甚在意,反而还关心着齐毓这三年来是怎么过的。

齐毓颇有些无奈的笑了笑,“你都这样了还有功夫担心我,往后再见着苏姨娘那个院的不必忍让,出了什么事我来担着。”

春落早就咽不下这口气了,连忙点头,“就是,她们实在是欺人太甚,这下小姐回来了,我们的日子也能好过些。”

蝉衣看向春落,“现在的苏姨娘今非昔比,好歹是齐府正夫人,你可别给咱们小姐惹麻烦。”

齐毓正听着二人说话,突然间神色一凛,“谁?出来!”

蝉衣和春落甚至还没看清齐毓的动作,一枚铜板便自齐毓袖中飞出,直冲院子一处不起眼的角落。

铜板疾速生风,裹挟着清冷的锐气,像是要取人性命。

很快,一道带着戏谑的嗓音便自角落中响起,“堂堂郡安府嫡郡主,竟还真是个算命的。”

齐毓对上来人目光,有些吃惊道,“是你?”

这不就是那日在船上拿刀抵着她的男人嘛,而且还赖了她的银子!

沈濯双指间还夹着齐毓刚刚扔过来的铜板,他挑唇一笑,随手将铜板向上一抛,又接在了自己掌心中,显然是已经来了一段时辰,“看来你这算命的也不完全是骗子。”

说着,沈濯的目光落在了齐毓系在腰间的玉娃娃身上。

懂五行八卦,会道门法术,这郡安府籍籍无名的大小姐着实有趣。

沈濯环顾四下,也没将自己当外人,无比自然地走到齐毓身边坐下,丹凤眼半挑,“有茶吗?”

齐毓,“......”

她额头上青筋狠狠跳了两下,无语道,“你还真把这儿当自己家了?”

沈濯摩挲着手中的铜板,“来者皆是客,你对客人就这个态度?”

蝉衣和春落来回看了二人半晌,还以为二人是在道观的旧相识。

蝉衣起身,“公子海涵,我家小姐三年未归,阁中实在找不出茶来。”

沈濯倒是一脸的大度之色,“无妨,白水便好。”

齐毓握紧拳头,冲着沈濯翻了个白眼,没好气道,“水也没有!这儿不是你待的地方,赶紧走!”

这人眉宇间黑黄之气相间,身份尊贵却是一身麻烦,自己还是离得越远越好,免得平白无故惹上一身骚。